<td id="i2pzf"></td>
      <acronym id="i2pzf"></acronym>
    1. <delect id="i2pzf"><em id="i2pzf"><address id="i2pzf"></address></em></delect>

      <sub id="i2pzf"></sub>
      <sub id="i2pzf"><output id="i2pzf"></output></sub>

      英烈故事
       
      記永安鎮姜德安烈士
      點擊次數:821次    發布時間:2022-4-1

      鐵骨錚錚英名千古
      ——記永安鎮姜德安烈士


      1949年秋,中國人民解放軍“挺進大西南,解放全中國”的戰斗號角像驚雷一樣震天動地、摧枯拉朽。時為黎明前的川東,仍是烏云密布,層層欲吹。頑固的國民黨殘余匪軍與地方反動勢力相互勾結,狼狽為奸,瘋狂鎮壓和血腥屠殺共產黨人及革命志士,妄圖保住即將被搗毀的“天堂”,繼續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。
      就在這年農歷七月初八,一群駐扎在墊江普順廣德中學(現普順小學)的國民黨軍羅廣文部某團突擊五連的“清鄉”匪兵,拉拽著一批衣襟破裂,形血跡斑斑的所謂“共匪”,把他們殘殺在普順場的馬耳石壩。其中,年僅33歲的中共地下黨員姜德安,用生命和熱血譜寫了一曲共產主義壯歌。
      農歷1915年10月3日,姜德安出生在地處偏僻、十分貧窮落后的墊江縣復興場(現周嘉鎮愛國村)。他的父親是個忠厚誠實、與世無爭的“老好人”,含辛茹苦地操勞了大半生仍無立錐之地,全家全靠街頭賣炒碗豆、水煙等小東小西的微薄收入來度日。德安生活在這個無田無土的家庭,免不了經常受到“等米下鍋”或“無米下鍋”的煎熬,而家里因貧窮也時常受到當地地痞惡霸的欺凌。
      姜德安自幼勤儉,5歲時就幫助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由于他靈機聰慧,在弟妹中最受父母寵愛。
      德安因家里窮,9歲多才在一家私塾啟蒙。他學習刻苦,勤奮努力,各門功課的學習成績都在前茅,教他的先生十分器重他,同學們也十分羨慕他。但因家境貧寒,無法繼續供他讀書,剛上4個年頭就被迫輟學了。
      由于德安為人公正,樂于肋人,故在1936年被當地民眾推為曉興鄉副鄉長。因他出自于貧苦農民家庭,心里裝著窮苦人,雖然身為國民黨政府的“官”,但做事總為人民著想,取信于民,所以不久又升為武安鄉鄉長。
      1937年,在國共合作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感召下,正義感極強的姜德安及時組織了該鄉“抗日數亡宣傳隊”,以多種形式在民眾中廣泛開展抗日救亡宣傳:演唱《義勇軍進行曲》《黃河謠》《大刀進行曲》《流亡三部曲》《我們不做亡國奴》等抗日歌曲;大寫“打倒日本侵略者!”“中國人不信亡國奴!”“堅決把日本侵略者趕出中國去!”“打倒賣國漢奸汪精衛!”等標語。德安還親自在鄉民廣眾中怒不可遏地揭露日本強盜侵占我國領土,殘殺中國人民,大肆轟炸我國城市、工廠、學校等滔天罪行;大講全國“地不分南北,人不分老少”團結一致抗日救國的形勢;大書抗日前線為國獻軀的民族英雄。當講到日本強盜野蠻殘殺我民族兄弟時,他痛心疾首,拳頭緊攥,含著淚水呼呼:“全鄉工農共學商,一齊來救亡!辈⑻栒俅蠹曳e極為前線抗戰捐資捐物,動員年輕人從戎抗日。同時還開展了本鄉抗日將士家屬的慰問活動。從而使該鄉的抗日救亡活動有聲有色。
      1941年,正是抗日戰爭的高潮時期,八路軍、新四軍、游擊隊在前線與日寇展開著殊死搏斗,后方人民為抗日前線捐錢募物,舉國上下一片團結抗日的氣象。而蔣介石卻置我中華不顧,悍然推行“攘外必先安內”的反共政策,竟派軍襲擊我正在北進抗日的新四軍,制造了震驚中外的“皖南事變”,掀起了第二次全國范圍內的反共高潮。
      白色恐怖的到來,墊江和全國其他國統區一樣,時時處處都在搜捕地下黨人和抗日愛國人士。
      具有抗日民族精神的姜德安,耳聞目睹到一些抗日愛國人士被國民黨政府當局抓捕殺害,他憂心忡忡,不解地自問:抗日救國,有何其罪?他不顧個人安危,廣泛宜傳“國共合作,共同抗日”的民族統一戰線。他深深知道:“只有團結抗日,把日本強盜趕出中國,國家才有希望,民族才有希望!彼埠簦骸罢畱钥谷諡橹,以國家、民族為重!彼蠲癖,把該鄉的抗日救亡活動開展得轟轟烈烈。
      德安因從小就受到窮苦生活的磨練,養成了同情民眾疾苦的習慣,他雖為國民政府的鄉長,但不像那些貪官污吏貪贓枉法、欺壓百姓。1942年春節后的一天早上,姜德安路過武安屠宰市場時,見一位年過花甲的老大娘在向過路的行人乞討食物。德安急趕上去扶起老人,始知她家住本鄉,因無兒無女,生活無依無靠,只好以乞討度日,便立即將身上僅有的二吊錢送給了她。在場的人們紛紛贊美:姜鄉長不同于那些貪官,能體貼窮人。
      1943年秋,武安鄉隊副在本鄉柏楊村抓了一個未成人的盧姓孩子去當壯丁。盧一家老少來到鄉公所喊冤,德安問明原由,得知盧的大兒子在幾年前已被抽丁,在抗戰前線陣亡了,目下只有一個小兒子。而柏楊等地的保長和一些有權勢的人,家有幾個已成人的孩子,卻一個也未去的情況時,嚴厲批評鄉隊副辦事不公道,主張立即放了盧家的兒子。他還指出抽丁一定要按“三丁抽一,五丁抽二”辦,不管是誰都一個樣。
      身為國民黨政府一鄉之長的姜德安,他“身在曹營心在漢,”為鄉民百姓做了不少好事,這自然受到民眾的贊美。特別是他在國民黨當局反共親日公開化后,仍堅持“聯合抗日”的民族統一政策,積極組織抗日救國活動,得到群眾的擁護。卻因此引起了那些仗勢欺人的同僚、保長、甲長和鄉霸的不滿、嫉恨,甚至尋機報復。經一伙貪官污吏的上串下通,于1944年冬,德安受到陷害,被縣警察局派兵抓捕,關了半年多。后因所告內容查無實據,加之當地老百姓不斷為他鳴冤,警察局只好放了他。出獄后,德安回到生他養他的復興場,在街上佃房開茶館謀生,一家過著清淡的日子。
      1945年9月,抗日戰爭勝利結束,全國人民無不為之歡欣鼓舞?箲鸬膭倮,對富有民族精神的德安來說,已是期盼許久的事。他以十分激動的心情,認為黎民百姓安居樂業的時候到了。但蔣介石不以人民的利益為重,悍然撕毀了“雙十協議”,調整數10萬大軍進攻中原解放區,發動全面內戰。時為國統區的川東墊江,大肆抓丁派款。為打內戰逼得窮苦人傾家蕩產,妻離子散。德安把勞苦大眾食不裹腹、衣不蔽體的悲慘生活,看在眼里,恨在心中,悲慘的現狀使他心里產生了憤世嫉俗的念頭。
      1946年7月(農歷)的一天,正逢墊江復興場趕集。晌午時分,一群警察突然竄到復興場,揚言追捕一個懸賞的共黨。頃刻,場鎮一片混亂,德安的茶館里的人驟然增多,擠得水泄不通。德安目光敏銳,發現在他茶館不顯眼的地方有一個身體結實的陌生人,密切注視著警兵的行動,便料定警察追捕的就是這位陌生人。他便前去以上茶為名,主動與這陌生人打招呼,隨即將其引進內房隱藏起來。庚即站在茶館門口大喊:“趕場的,快讓道,讓警官去追剛才跑過去的壞人。如果影響了他們的公務,誰也擔當不起這個責任喲!”德安并用手指向前面。一群匪兵提著槍,像狼狗一樣,不顧街道兩旁擺著經商的東西,東搖西撞地竄過復興場,向鄰近的沙坪關方向追去。
      待事情平靜后,德安回到內房給陌生人換了衣服,請其就餐,并留宿。陌生人十分感激地說:“我姓范,長壽人,是個跑江湖的。今天是去粟樹場(現普順)辦事,剛到周嘉場就被這群土匪窮追不含,如不是你搭救,就糟了!钡掳苍缫崖犝f過周嘉粟樹場一帶有地下黨的活動。于是他就直說:“范哥,你要辦的事,我心里也明白幾分。我也想跑這個‘江湖’”。范當時沒及時答話,在次日凌晨天未亮,德安送他上路分手時,范拍著德安的肩膀說:“小姜,人逢知己吐真言,你出生于窮人家庭,當鄉長時為鄉民辦好事反遭陷害的事我早聽說過了。你是一個有正義感的青年,我看你遲早會跑‘江湖’的!
      1948年4月,川東臨委上川東地委第一工委書記鄧照明來忠(縣)、梁(平)、墊(江)邊區檢查工作,指示當地黨組織要逐步在群眾的先進分子中發展黨員,壯大黨的組織,擴大墊江的曉興、復興、周嘉、大順、粟樹場,梁山(平)的陰平、云龍場,忠縣的金雞、花橋場等地的農民抗丁、抗糧、抗捐運動。忠梁墊邊區工委書記陳以文,副書記譚緒及時傳達到各邊委特支。墊梁特支書記藍蒂裕,委員朱麟、程興藻對所屬的云龍黨小組,大平寨黨小組,粟樹場黨小組提供的有一定政治覺悟的人員進行考察。在組織發展工作中,墊梁特支根據姜德安為“官”不貪,體貼民眾,特別是不顧個人安危搭救、掩護、護送地下黨員范治水脫險的表現,決定培養吸收他入黨,并派與德安是同鄉的地下黨員陳邦文專門培養他。從此,他的茶館成為復興一帶的地下工作秘密聯絡點。
      1948年6月的一個晚上,德安在本鄉余亨芝家里,同鐘鼎萬、余亨芝等一起,由普順黨支部地下黨員陳邦文介紹,秘密宣誓入黨了。德安入黨后,積極努力為黨工作。同年秋,墊梁特支普順支部周嘉黨小組根據德安在當地民眾中知名度較高,群眾基礎好等條件,要求他在當地農村一些有條件的地方開辟地下活動據點,組織進步農民進入“農翻會”,培養先進分子加入黨組織,壯大黨在農村的組織力量,領導農民開展“三抗”斗爭。德安接受任務后,利用民間習俗,以“蘭交會”“喝血酒”“姊妹會”“生辰會”“辦夜!钡榷喾N多樣形式與群眾廣交朋友,向他們宣傳革命道理。
      農歷8月,秋高氣爽,“十五”的圓月格外明亮。這晚德安又出門了,到本鄉地處偏僻的“黃金凼”處嬸娘家,利用“中秋節”群眾有聚集賞月習慣的機會,進行革命宣傳。他用純樸的鄉音,有根有據地揭露:“國民黨在日本強盜侵略中國的時候,不極力抗日,反而把槍口對準為抗日赴湯蹈火的共產黨,血腥鎮壓愛國人士;抗戰勝利了又挑起內戰,使老百姓不能安居樂業”的行徑,起到了啟發農民思想政治覺悟的作用。
      德安通過夜以繼日地在曉復興一帶廣泛宣傳黨的方針政策,啟發群眾起來革命,培養了一批進步農民,介紹了先進青年農民譚家政等加入黨組織,壯大了當地的革命力量,組織建立了“打丁隊”,發動民眾開展“三抗”斗爭。同年9月,邊委領導陳以文與墊梁特支書記藍蒂裕來復興了解工作時,表揚姜德安雖入黨時間不長,但工作很出色。
      忠梁墊邊委領導的粟樹、周嘉、曉興、復興等地群眾開展的抗丁、抗糧、抗捐運動如火如荼聲勢浩大。特別是墊梁特支普順支部領導曉興復興一帶的“農翻會”“打丁隊”等農民組織,擾得當地國民政府惶惶不安。轟轟烈烈的“三抗”活動,引起國民黨墊江縣政府的注意,縣長顏覺懷疑周嘉一帶有共黨組織,勒令縣警察局迅速偵破。并由特務專員蔣述法安排中統特務鄧樂群混入周嘉場黨的外圍組織。
      鄧樂群以欺騙手段騙得黨組織的信任,將黨的有關活動情況向墊江縣特務組織密報。1948年11月,縣警察局中隊長譚道祿帶了一個中隊的武裝匪兵到周嘉、粟樹等地,用突然襲擊的方式抓捕了陳以文、朱麟和陳邦文等人,致使當地黨組織遭到嚴重壞破。邊區工委為減少黨的損失,立即部署了已被暴露同志的撤離工作。德安不顧個人安危,積極做好掩護、護送戰友轉移等工作。
      國民黨縣黨部原以為能“一網打盡”,萬萬沒想到由此“斷了線”。妄圖從抓來的3人身上得到新的線索,盡管嚴刑拷打,但毫無收獲。狡猾的敵人又耍出“新花招”:凡是與陳以文、朱麟、陳邦文有過往來的人,都統統抓來逼供。德安的茶館是黨的地下秘密聯絡站,陳以文、朱麟等同志多次來檢查工作,陳邦文還是德安的入黨介紹人,彼此接觸更多,因此引起了特務的懷疑。同年10月中旬的一天,縣警察局中隊的部下譚廣權帶30個兵丁,來復興場把姜德安、余亨芝、譚家政3人抓走。他們對黨的秘密守口如瓶,敵人經幾天的嚴刑審訊,仍沒有半點收獲,找不出半點“破綻”,查不出一點證據,不得不放了他們。德安回到家后,及時與組織取得了聯系,繼續為黨工作。當邊區工委領導表揚他“對黨赤膽忠心,嚴守黨的秘密”時,德安激動地說:“請黨放心,不管在任何情況下,我決不會背叛您!
      經過遼沈、平津、淮海三大戰役沉重打擊后的蔣家王朝,處于即將滅亡的境地,但他們在臨亡之時仍極力掙扎,在國統區實行恐怖統治。1949年夏,蔣介石授意川東行轅公署羅廣文率兵對川東地區進行了大規模的“清鄉”,在城鄉實行保甲連座“一家通共,十戶同罪”的反共政策,妄圖覆滅川東一帶的黨組織,以“蜀道天險”盤踞四川,與共產黨分地南北。
      羅廣文把忠梁墊列為“清鄉”重點區,在派一個營駐墊江的同時,又派了一個團進駐邊區,以一個突擊連的兵力駐進普順廣德中學(現普順小學),妄圖覆滅川東一帶的地下黨組織。長壽中心縣委(1949年初,墊梁特支劃歸該組織領導)得知敵軍來墊江等縣“清鄉”,而普順是“清鄉”重點的消息后,及時派地下黨干部鐘鼎銘到普順,在石盛全家里召開緊急會議,決定將已暴露的黨員撤離。由于德安已引起敵人注意,組織決定讓他隱蔽起來。德安首先考慮的不是自己如何撤離,而是與其他同志一道,組織群眾迅速把外地的地下黨員干部范遠慎、劉輔高、鐘鼎銘和本地干部孔繁祜等安全轉移出去。
      由于“清鄉”匪軍突擊五連到普順后,與當地鄉、保、甲長相互勾結,狼狽為奸,設立了星羅棋布的“遞步哨”、“盤查哨”等。這對余留的地下黨員的撤離和隱蔽造成了極大困難,致使一批黨員和進步農民遭到不幸。農歷1949年6月19日,曉興鄉九保地下黨員鐘鼎萬被捕;20日,姜德安在曉興鄉七保被該保地主龍德安密告被捕,同時還有普順鄉七保地下黨員王紹清,“農會”會員張廷芝、歐祖田、歐祖會、李中富、傅興元等6人被保長許加發密告被捕;24日,地下黨員樊孝禮、樊孝榮兄弟倆被保長陳明言密告被捕,普順支部副書記嚴永炎被保長王啟揚密告被捕……共捕了50多名地下黨員和革命進步人士。
      德安被捕后,與其他同志一道被關押在廣德中學。第二天,“清鄉”突擊連長專門審問他。敵連長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,傲慢地問: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哪里?抓來了多久?”德安譏笑地答道:“你們多么荒唐,連姓名都沒有搞清楚,就亂把人抓起來,真沒道理!睂弳柕拈_場白,就使敵連長非常尷尬。
      敵連長鎮了鎮神,繼續問:“你何時參加共匪,上級是誰,發展了哪些人?”德安答:“你問這些,我可不知道,也從來沒有當過匪!
      敵人完全沒有料到姜德安就這樣“不切題”地回答了所提之問。于是敵連長氣勢洶洶地指著他說:“姜德安,你別裝蒜。復興場龍(德安)老爺告你,說你早就與共匪陳邦文等有來往,還經常在黃金凼等地組織人們反對政府,造成曉興復興一帶抓不到兵,糧錢收不到。這些足以說明你是共黨分子!睌尺B長又惡狠狠地逼問:“快說,說出你的同黨,不然……”德安心里明白:新中國快誕生了,人民快解放了。在這黎明之前,敵人還要作垂死掙扎,血腥屠殺人民,我們共產黨人還要繼續努力工作,不怕犧牲。他抱定宗旨,視死如歸。德安義正辭嚴道:“既然你說我是共黨,我且不與你辯論。但要什么同黨,我可不知道!
      敵連長氣得吹胡子、瞪眼睛,終于顯露出豺狼本性,令兵匪將德安雙臂反剪吊著,雙腳不能著地,再在頭頸上掛一個10余斤重的沙袋,致使雙腳不停地向后蹬。這就是敵人摧殘革命者的酷刑之一,稱之為“吊鴨兒浮水”。
      德安沒有屈服,兇殘的敵人又用“燒火雞公”毒刑折磨他。兇手從爐中取出燒得通紅的鐵鏟,猛烙在被吊著的德安背部、腿部,頓時青煙四冒。德安失去了知覺,但他并沒有屈服。
      鋼鐵般的共產主義戰士姜德安同志,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地在敵人的淫威下,以“不知道,就是不知道”結束了敵人的審訊。在敵人的殘暴酷刑下,以“你只能折斷我的肋骨,但動搖不了我的革命意志”頑強地戰勝了敵人慘無人道的折磨。
      敵人從德安身上榨取不到什么,于農歷1949年7月8日把他和其他革命志士一道,押往刑場。
      敵人害怕他的嘴,怕他慷慨激昂地向人民群眾宣傳真理,詛咒國民黨罪惡,就用布塞滿了他的口腔。
      敵人害怕他的手,怕他威武不屈,揮動有力的拳頭,發泄對國民政府的憤怒,就用繩子綁著他那血跡斑斑的雙臂。
      敵人害怕他的心腔,怕他忠貞不渝地為黨為人民跳動,就用一梭子彈殘害于他。
      姜德安烈士為尋求真理,為革命、為人民、為后代幸福獻出了他寶貴的生命。他的英勇事跡可歌可泣,他的英名永遠銘記在墊江人民心中。

      ·上一篇:暫無
      ·下一篇:記長龍鎮譚光友烈士
      打印本篇文章    關閉窗口
      關于我們             聯系我們             版權所有:墊江縣退役軍人事務局       歷史訪問總計:98062次

      渝ICP備16001174號-12
      返回首頁   精东传媒2021精品app_亚洲综合欧美二区_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s_搡60一70老女人老熟女

        <td id="i2pzf"></td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i2pzf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delect id="i2pzf"><em id="i2pzf"><address id="i2pzf"></address></em></delect>

          <sub id="i2pzf"></sub>
          <sub id="i2pzf"><output id="i2pzf"></output></sub>